2020-01-17 10:43:19

蕭飛的眼中閃爍晶瑩,似有火光,還是淚光,不得而知。

他的腦海中,卻想起了曾經在血光牢獄里,師父對他說的話:

“小飛,以后我要是先出去了,就經商,變成一個大富翁,給你攢一兩個億的資金!等你出了獄,一下子就變成億萬富翁了。”

雖然是一句玩笑話,但這話卻深深的鐫刻在他心中。

“師父,兩個億,我燒給你!”

火光沖天!

恍惚間,他又像是看到了陳老熟悉的身影。

依舊是那么滄桑、凌亂……但又像是一個父親般,堅實、可靠。

“師父,下一次來,我一定會帶著兇手的尸體,來為您祭奠。”

蕭飛雙手合十,鄭重說道。

他望著墓碑上師父的照片,輕嘆一聲,而眼中犀利的光芒更甚!

旁邊的嘴碎婦女和她的家人看的心驚膽戰,為了不惹上麻煩,她們一家已經離開。

就在這時,墓地里闖進來三個青年男子。

一道略顯蹩腳的漢語傳來:

“老鐵們,今天我們在陵園開播!”

三個男子,為首的一名皮膚蒼白的外國佬,名叫杰克,手持自拍桿,也是直播間的主播。

他的左右兩邊分別站著一個膚色暗沉的勒布朗和一個歐巴國人樸秀賢。

他們是江海市某所大學的國際留學生。

杰克平時喜歡開直播,向網友展示自己在華國的快樂生活。

“哈哈哈哈!”

蕭飛的身后突然傳來三人的狂笑聲。

“你們快看??!有人在燒火,還用的假錢!”

“呦!都說華國人心中愛慕虛榮,甚至想讓死去的人也當富翁!做出紙錢這種東西。”

“hi!”

身后聒噪的聲音漸漸靠近,蕭飛甚至能夠聽到,三個家伙沉重的呼吸就在自己身后。

“hi!華國人,你在燒假紙錢嗎?能不能給我一些?我上廁所正好沒帶紙!嘿嘿,反正你那么多,分我一些你也不會介意吧?”

說著,杰克一手拿著自拍桿,看到直播間的禮物瘋狂走起,另一只大手伸出來去拿蕭飛提箱中的紙幣。

他們三個人平時在江海市橫行霸道慣了,一點也不在乎別人的想法。

基本上是怎么高興怎么來。

“嗯?”

蕭飛眉頭微皺,一把抓住杰克毛茸茸的手腕,猛然一撇,力氣之大,直接就將其手腕給掰折!

咔擦!

就這,還是蕭飛故意留手,否則的話,杰克的手臂鐵定要被擰下來。

杰克慘叫一聲,痛的險些沒昏過去。

手中的自拍桿和手機也應聲落地,摔的粉碎。

“啊,該死的華國人,你對我做了什么!”

殺豬般的慘叫聲響起,無論男子如何用力,都無法將自己的手脫出。就像一對鐵鉗子一般,蕭飛漫不經心的動作,卻充滿了爆發力。

“毛子,給我滾遠點!”蕭飛冷聲警告道。

在血光牢獄里,比這外國人體格更為強壯的,他都不知道親手KO了多少個。

眼前這種家伙,敢對自己不敬,簡直就是找打!

杰克的旁邊,勒布朗和樸秀賢皆是一驚。

眼前此人,明明頭破血流,甚至腦袋上的頭骨都險些要漏出來了,竟然還跟一副沒事人似的?甚至還能輕而易舉的將杰克擒拿???

這還是人嗎?

“嘿!我警告你,傷害國際友人是會受到制裁的!我會打得你滿地找牙!”勒布朗厲聲說道。

勒布朗身高將近兩米,只不過瘦弱的跟個竹竿似的。

他俯視著蕭飛,上前兩步,想用強大的氣勢鎮住蕭飛,迫使蕭飛服軟。

但!

蕭飛不為所動!

就在勒布朗距離蕭飛還有半米的距離,一聲脆響傳來!

啪!

蕭飛猛然一拳擊打在勒布朗的側臉上。

勒布朗被打的橫飛了出去,重重摔落,趴在地上動彈不得。

江峰和江露露父女倆對視一眼,都沒有阻止這一切。

因為他們很清楚,這三個外國人敢得罪蕭飛,真的應了那句話,太歲爺頭上動土!真的是找死。

看到自己的兩個同伴都在慘叫,剩下的樸秀賢并沒有退縮和逃跑。

他脫掉外套,開始摩拳擦掌,并擺出了一副戰斗的架勢。

他身材矯健,是跆拳道九段,一向目中無人。

可是,他在蕭飛的眼中,跟螻蟻無異。

“小子,膽子真大!讓你嘗嘗跆拳道的厲害!我們國家的跆拳道世界第一,絕非你們華國垃圾武術能相比的!”

樸秀賢倏然助跑,起跳,一腳凌空踢了過來,直對蕭飛的臉頰。

蕭飛腳下不動如山,上身迅捷一躲,讓樸秀賢踢了個空。

然后,他順勢抓住對方的小腿一甩,就像是扔鏈球一般,將那人甩飛了出去。

轟!

樸秀賢重重的砸在一塊堅硬的墓碑上,感覺自己的腰都斷了。

“??!”

他慘叫著,冷汗都流了下來:“你……敢打我?信不信我……”

砰砰!

蕭飛幾個箭步上前,將那樸秀賢摁在一塊墓碑上,提起砂鍋大的拳頭,打在他的臉上!

直接將此人的鼻骨打斷,口角鮮血噴涌。

一頓鐵拳后,樸秀賢乖了。

蕭飛冷冷的逼問道:“現在告訴我,華國武術垃圾不?”

“不……不垃圾……華國武術最棒!”

“那跆拳道呢?”

“跆拳道是垃圾!絕對的垃圾!”

樸秀賢蜷縮在那里,先前的囂張跋扈,蕩然無存。

在蕭飛又做出揮拳揍他的動作時,樸秀賢嚇得大叫一聲,竟然昏迷過去。

蕭飛大氣不喘,氣定神閑。

他轉身回到陳老墓前,又繼續拾起地上的美金,一疊一疊的燒著,他現在的心情不怎么好,對于這樣幾個不知禮數的腦殘,他并沒有什么心情去過多的理會。

杰克看到自己的兩個同學被打的不清,剛買的新手機也被摔壞,他忍著手臂的疼痛,跑到不遠處的保安室叫來了一名中年保安。

“快報警,抓這個人,他打人,還燒假錢!”

任憑杰克怪聲叫嚷,保安卻不為所動。

因為,剛才發生的一切,都被保安看在眼里。

他雖然對打人的蕭飛不認識,但江峰可是江海富豪榜的前三之一,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他只是一個小小的保安,可不敢得罪江峰。否則江峰收拾他,跟捏死一只螞蟻有什么區別呢。

連江峰都無比崇敬的男子,那肯定更是他惹不起的存在。

“我還有點事……先走了!”保安趁著杰克不注意,撒腿就跑,離開了現場。

“???”杰克望著保安的背影,一臉懵逼。

第019章 不速之客

蕭飛的眼中閃爍晶瑩,似有火光,還是淚光,不得而知。

他的腦海中,卻想起了曾經在血光牢獄里,師父對他說的話:

“小飛,以后我要是先出去了,就經商,變成一個大富翁,給你攢一兩個億的資金!等你出了獄,一下子就變成億萬富翁了。”

雖然是一句玩笑話,但這話卻深深的鐫刻在他心中。

“師父,兩個億,我燒給你!”

火光沖天!

恍惚間,他又像是看到了陳老熟悉的身影。

依舊是那么滄桑、凌亂……但又像是一個父親般,堅實、可靠。

“師父,下一次來,我一定會帶著兇手的尸體,來為您祭奠。”

蕭飛雙手合十,鄭重說道。

他望著墓碑上師父的照片,輕嘆一聲,而眼中犀利的光芒更甚!

旁邊的嘴碎婦女和她的家人看的心驚膽戰,為了不惹上麻煩,她們一家已經離開。

就在這時,墓地里闖進來三個青年男子。

一道略顯蹩腳的漢語傳來:

“老鐵們,今天我們在陵園開播!”

三個男子,為首的一名皮膚蒼白的外國佬,名叫杰克,手持自拍桿,也是直播間的主播。

他的左右兩邊分別站著一個膚色暗沉的勒布朗和一個歐巴國人樸秀賢。

他們是江海市某所大學的國際留學生。

杰克平時喜歡開直播,向網友展示自己在華國的快樂生活。

“哈哈哈哈!”

蕭飛的身后突然傳來三人的狂笑聲。

“你們快看??!有人在燒火,還用的假錢!”

“呦!都說華國人心中愛慕虛榮,甚至想讓死去的人也當富翁!做出紙錢這種東西。”

“hi!”

身后聒噪的聲音漸漸靠近,蕭飛甚至能夠聽到,三個家伙沉重的呼吸就在自己身后。

“hi!華國人,你在燒假紙錢嗎?能不能給我一些?我上廁所正好沒帶紙!嘿嘿,反正你那么多,分我一些你也不會介意吧?”

說著,杰克一手拿著自拍桿,看到直播間的禮物瘋狂走起,另一只大手伸出來去拿蕭飛提箱中的紙幣。

他們三個人平時在江海市橫行霸道慣了,一點也不在乎別人的想法。

基本上是怎么高興怎么來。

“嗯?”

蕭飛眉頭微皺,一把抓住杰克毛茸茸的手腕,猛然一撇,力氣之大,直接就將其手腕給掰折!

咔擦!

就這,還是蕭飛故意留手,否則的話,杰克的手臂鐵定要被擰下來。

杰克慘叫一聲,痛的險些沒昏過去。

手中的自拍桿和手機也應聲落地,摔的粉碎。

“啊,該死的華國人,你對我做了什么!”

殺豬般的慘叫聲響起,無論男子如何用力,都無法將自己的手脫出。就像一對鐵鉗子一般,蕭飛漫不經心的動作,卻充滿了爆發力。

“毛子,給我滾遠點!”蕭飛冷聲警告道。

在血光牢獄里,比這外國人體格更為強壯的,他都不知道親手KO了多少個。

眼前這種家伙,敢對自己不敬,簡直就是找打!

杰克的旁邊,勒布朗和樸秀賢皆是一驚。

眼前此人,明明頭破血流,甚至腦袋上的頭骨都險些要漏出來了,竟然還跟一副沒事人似的?甚至還能輕而易舉的將杰克擒拿???

這還是人嗎?

“嘿!我警告你,傷害國際友人是會受到制裁的!我會打得你滿地找牙!”勒布朗厲聲說道。

勒布朗身高將近兩米,只不過瘦弱的跟個竹竿似的。

他俯視著蕭飛,上前兩步,想用強大的氣勢鎮住蕭飛,迫使蕭飛服軟。

但!

蕭飛不為所動!

就在勒布朗距離蕭飛還有半米的距離,一聲脆響傳來!

啪!

蕭飛猛然一拳擊打在勒布朗的側臉上。

勒布朗被打的橫飛了出去,重重摔落,趴在地上動彈不得。

江峰和江露露父女倆對視一眼,都沒有阻止這一切。

因為他們很清楚,這三個外國人敢得罪蕭飛,真的應了那句話,太歲爺頭上動土!真的是找死。

看到自己的兩個同伴都在慘叫,剩下的樸秀賢并沒有退縮和逃跑。

他脫掉外套,開始摩拳擦掌,并擺出了一副戰斗的架勢。

他身材矯健,是跆拳道九段,一向目中無人。

可是,他在蕭飛的眼中,跟螻蟻無異。

“小子,膽子真大!讓你嘗嘗跆拳道的厲害!我們國家的跆拳道世界第一,絕非你們華國垃圾武術能相比的!”

樸秀賢倏然助跑,起跳,一腳凌空踢了過來,直對蕭飛的臉頰。

蕭飛腳下不動如山,上身迅捷一躲,讓樸秀賢踢了個空。

然后,他順勢抓住對方的小腿一甩,就像是扔鏈球一般,將那人甩飛了出去。

轟!

樸秀賢重重的砸在一塊堅硬的墓碑上,感覺自己的腰都斷了。

“??!”

他慘叫著,冷汗都流了下來:“你……敢打我?信不信我……”

砰砰!

蕭飛幾個箭步上前,將那樸秀賢摁在一塊墓碑上,提起砂鍋大的拳頭,打在他的臉上!

直接將此人的鼻骨打斷,口角鮮血噴涌。

一頓鐵拳后,樸秀賢乖了。

蕭飛冷冷的逼問道:“現在告訴我,華國武術垃圾不?”

“不……不垃圾……華國武術最棒!”

“那跆拳道呢?”

“跆拳道是垃圾!絕對的垃圾!”

樸秀賢蜷縮在那里,先前的囂張跋扈,蕩然無存。

在蕭飛又做出揮拳揍他的動作時,樸秀賢嚇得大叫一聲,竟然昏迷過去。

蕭飛大氣不喘,氣定神閑。

他轉身回到陳老墓前,又繼續拾起地上的美金,一疊一疊的燒著,他現在的心情不怎么好,對于這樣幾個不知禮數的腦殘,他并沒有什么心情去過多的理會。

杰克看到自己的兩個同學被打的不清,剛買的新手機也被摔壞,他忍著手臂的疼痛,跑到不遠處的保安室叫來了一名中年保安。

“快報警,抓這個人,他打人,還燒假錢!”

任憑杰克怪聲叫嚷,保安卻不為所動。

因為,剛才發生的一切,都被保安看在眼里。

他雖然對打人的蕭飛不認識,但江峰可是江海富豪榜的前三之一,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他只是一個小小的保安,可不敢得罪江峰。否則江峰收拾他,跟捏死一只螞蟻有什么區別呢。

連江峰都無比崇敬的男子,那肯定更是他惹不起的存在。

“我還有點事……先走了!”保安趁著杰克不注意,撒腿就跑,離開了現場。

“???”杰克望著保安的背影,一臉懵逼。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体彩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