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5 10:45:13

看到蕭風的這一舉動,江峰頓時大喜。

他明白了剛才自己的一番表現,終于是取得了蕭飛的信任。不過,他卻是知道,這一點肯定還不夠。

咬了咬牙,江峰接著說道:

“蕭先生,我知道這點肯定滿足不了您的心意。要不然這樣吧。”江峰挺直腰板像是做了什么重大決定似的:“我愿意將公司的股份,無償讓利給蕭先生10%。蕭先生您看怎么樣?”

江氏集團的總金額高達上億,而年收入更是以同行各業眼紅的速度上漲。旁人來看,這樣前途不可估計的公司,成為江海市首富都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但,就是這么牛叉的公司的老總,卻是發話了。

無償讓利股份!

而且還是百分之十!

這可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甚至如果蕭飛接受了這筆巨款,那么他后半生幾乎就可以高枕無憂,不用再為錢而發愁。

但是蕭飛卻是道:

“無償讓利?”

蕭飛右手手指輕輕扣了扣桌面:“不需要如此。”

話音落下,

江峰整個人就像是在冬日里被人潑了一盆涼水似的。

蕭飛竟然拒絕了他的股份?

那豈不是代表著,他這個人不值得他去深交嗎?

一瞬間,江峰心如土灰,原本燃起來的熱情又冷卻了下去。

“你現在認為,你自己是不是和我一伙的?”忽然的蕭飛問道。

讓原本還在萎靡不振的江峰突然心頭一凜,他忙不迭的回答道:“當然了!江某自然是蕭先生忠實的支持者,就算蕭先生現在讓我去死,我都無怨無悔!”

聽到這里,蕭飛從對方的眸子中察覺到了一絲“奴性”。

他也清楚,眼前這個相貌憨厚的中年人,的確是對自己忠心耿耿。

但,只是表現,絕對還不夠!

“那如果我接受了你的股份,再聯合你其他的股東聯合攛掇你的公司,你會不會陷入不利的境地?甚至整個江氏財團都會脫離你的掌控?”

江峰身為老總,自身掌握著公司百分之五十六的股份,而在公司高層決策會議中,只有占股率超過50%的決策人統一意見,那么無論這個決策多么的荒謬都將會執行。

如果真如蕭飛所說的那樣,他聯合剩下的持股人來罷免他,他將一點還手的余地都沒有。

江峰深思片刻后,眼神鑒定的看著蕭飛道:

“的確如蕭先生所述。”

看他那樣子,似乎就算是蕭飛真的這么做了,他也無怨無悔。

“哈哈哈!”蕭飛突然笑出聲隨后站起身走到江峰的身旁,重重的拍了拍對方的肩膀:“江峰,你真的很不錯。倒也很符合我的胃口。”

“從今天開始,我也正式的將你化為自己人的范疇。所以,你那百分之十的股份,我分文不??!”

“甚至,如果你遇到什么困難,我也未嘗不能夠幫你。”

“這句話,以狼王的身份向你擔保。”

下一刻。

江峰整個人都激動的顫抖了起來!

他忙從椅子上站起身,畢恭畢敬的朝蕭飛鞠了一個躬,甚至覺得這樣還不夠,他又直接跪倒在地,像是對蕭飛俯首稱臣。

“江某誓死追隨蕭先生,愿意為蕭先生赴湯蹈火!”

蕭飛滿意的點了點頭:“起來吧,你都這么大年紀了,沒有必要對我行如此大禮。”

又和江峰談論了一些其他的事情,二人也算是漸漸熟絡了起來,至少蕭飛能夠看出,面前這個中年人,是發自內心的想要跟隨自己。

“話說回來,你是如何知道我出獄的事情?”

聽到蕭飛問話,江峰回答道:“是軍方的消息。”

“蕭先生的復出是機密情報,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清楚。”

蕭飛微微頷首,確實也不難理解,他身為狼王,本身就是一個不定因素,有人盯著自己也實屬正常。

突然,包房的門被推開了。

一張俊秀的臉龐露了出來。

清澈明亮的瞳孔,彎彎的柳眉,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著,白皙無瑕的皮膚,如玫瑰花瓣青春靚麗。

“爸?”

聽到聲音,江峰轉過身驚喜道:“原來是露露???我不是說我跟人談話的時候,你不要亂闖嗎?”

看到自己的女兒,江峰像是突然意識到了什么,忙站起身拉起自己的女兒。

“來,蕭先生,給您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女兒,江露露。”

“露露,來,快叫蕭先生。”

雖然有些不太明白,但江露露也能夠感受到,自己的父親對面前的年輕人十分的敬畏。

于是,他便按照自己父親的要求,畢恭畢敬的喊了一聲:“蕭先生,你好。”

蕭飛微微點頭,然后不著痕跡的看了打量了一眼江露露前凸后翹的魔鬼身材,說道:“你好。”

這不看還好,一看之下,竟然被江峰給誤會了。

難道蕭先生對自己的女兒感興趣?這可是大好事??!

據他所知,蕭飛可是沒有家室的人,如果自己的女兒能和蕭飛好上,那自己豈不是如日中飛?

“露露???要不,你和蕭先生互留一下聯系方式?你看,你們都是年輕人,一定會有共同話題。”

“???”

江露露有些摸不著頭腦,自己的老爸為啥剛見面就讓自己和一個陌生人交換聯系方式?這不明擺的是將她往人家身上推嗎?這還是那個把她當心頭肉、小棉襖的老爸嗎? 

是,沒錯,眼前的男人的確很帥,甚至身上也隱約透露出獨特的貴族氣質和野性魅力,但就代表她一定要諂媚嗎?

她江露露是何許人?

怎么說也是江海一枝花,那追求者可是都能夠組成一個加強排了!

更何況還有一個有錢的老爸!

光是想要當她的小白臉的帥哥,都不知道有多少!從來都是男人向她示好,然后被她甩臉子,可從沒有反過來這么一說。

于是,平常就喜歡甩小性子的江露露,此刻更是直接。

“不要吧,這才第一次見面,人家也會害羞的啦?”

說完,她還得意的看了一眼蕭飛,甚至在期待對方失落的表情,畢竟,這可是和她交朋友的好機會??!

按理來說,只要是個男人一般應該都不會放過!

第016章 股份讓利?

看到蕭風的這一舉動,江峰頓時大喜。

他明白了剛才自己的一番表現,終于是取得了蕭飛的信任。不過,他卻是知道,這一點肯定還不夠。

咬了咬牙,江峰接著說道:

“蕭先生,我知道這點肯定滿足不了您的心意。要不然這樣吧。”江峰挺直腰板像是做了什么重大決定似的:“我愿意將公司的股份,無償讓利給蕭先生10%。蕭先生您看怎么樣?”

江氏集團的總金額高達上億,而年收入更是以同行各業眼紅的速度上漲。旁人來看,這樣前途不可估計的公司,成為江海市首富都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但,就是這么牛叉的公司的老總,卻是發話了。

無償讓利股份!

而且還是百分之十!

這可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甚至如果蕭飛接受了這筆巨款,那么他后半生幾乎就可以高枕無憂,不用再為錢而發愁。

但是蕭飛卻是道:

“無償讓利?”

蕭飛右手手指輕輕扣了扣桌面:“不需要如此。”

話音落下,

江峰整個人就像是在冬日里被人潑了一盆涼水似的。

蕭飛竟然拒絕了他的股份?

那豈不是代表著,他這個人不值得他去深交嗎?

一瞬間,江峰心如土灰,原本燃起來的熱情又冷卻了下去。

“你現在認為,你自己是不是和我一伙的?”忽然的蕭飛問道。

讓原本還在萎靡不振的江峰突然心頭一凜,他忙不迭的回答道:“當然了!江某自然是蕭先生忠實的支持者,就算蕭先生現在讓我去死,我都無怨無悔!”

聽到這里,蕭飛從對方的眸子中察覺到了一絲“奴性”。

他也清楚,眼前這個相貌憨厚的中年人,的確是對自己忠心耿耿。

但,只是表現,絕對還不夠!

“那如果我接受了你的股份,再聯合你其他的股東聯合攛掇你的公司,你會不會陷入不利的境地?甚至整個江氏財團都會脫離你的掌控?”

江峰身為老總,自身掌握著公司百分之五十六的股份,而在公司高層決策會議中,只有占股率超過50%的決策人統一意見,那么無論這個決策多么的荒謬都將會執行。

如果真如蕭飛所說的那樣,他聯合剩下的持股人來罷免他,他將一點還手的余地都沒有。

江峰深思片刻后,眼神鑒定的看著蕭飛道:

“的確如蕭先生所述。”

看他那樣子,似乎就算是蕭飛真的這么做了,他也無怨無悔。

“哈哈哈!”蕭飛突然笑出聲隨后站起身走到江峰的身旁,重重的拍了拍對方的肩膀:“江峰,你真的很不錯。倒也很符合我的胃口。”

“從今天開始,我也正式的將你化為自己人的范疇。所以,你那百分之十的股份,我分文不??!”

“甚至,如果你遇到什么困難,我也未嘗不能夠幫你。”

“這句話,以狼王的身份向你擔保。”

下一刻。

江峰整個人都激動的顫抖了起來!

他忙從椅子上站起身,畢恭畢敬的朝蕭飛鞠了一個躬,甚至覺得這樣還不夠,他又直接跪倒在地,像是對蕭飛俯首稱臣。

“江某誓死追隨蕭先生,愿意為蕭先生赴湯蹈火!”

蕭飛滿意的點了點頭:“起來吧,你都這么大年紀了,沒有必要對我行如此大禮。”

又和江峰談論了一些其他的事情,二人也算是漸漸熟絡了起來,至少蕭飛能夠看出,面前這個中年人,是發自內心的想要跟隨自己。

“話說回來,你是如何知道我出獄的事情?”

聽到蕭飛問話,江峰回答道:“是軍方的消息。”

“蕭先生的復出是機密情報,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清楚。”

蕭飛微微頷首,確實也不難理解,他身為狼王,本身就是一個不定因素,有人盯著自己也實屬正常。

突然,包房的門被推開了。

一張俊秀的臉龐露了出來。

清澈明亮的瞳孔,彎彎的柳眉,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著,白皙無瑕的皮膚,如玫瑰花瓣青春靚麗。

“爸?”

聽到聲音,江峰轉過身驚喜道:“原來是露露???我不是說我跟人談話的時候,你不要亂闖嗎?”

看到自己的女兒,江峰像是突然意識到了什么,忙站起身拉起自己的女兒。

“來,蕭先生,給您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女兒,江露露。”

“露露,來,快叫蕭先生。”

雖然有些不太明白,但江露露也能夠感受到,自己的父親對面前的年輕人十分的敬畏。

于是,他便按照自己父親的要求,畢恭畢敬的喊了一聲:“蕭先生,你好。”

蕭飛微微點頭,然后不著痕跡的看了打量了一眼江露露前凸后翹的魔鬼身材,說道:“你好。”

這不看還好,一看之下,竟然被江峰給誤會了。

難道蕭先生對自己的女兒感興趣?這可是大好事??!

據他所知,蕭飛可是沒有家室的人,如果自己的女兒能和蕭飛好上,那自己豈不是如日中飛?

“露露???要不,你和蕭先生互留一下聯系方式?你看,你們都是年輕人,一定會有共同話題。”

“???”

江露露有些摸不著頭腦,自己的老爸為啥剛見面就讓自己和一個陌生人交換聯系方式?這不明擺的是將她往人家身上推嗎?這還是那個把她當心頭肉、小棉襖的老爸嗎? 

是,沒錯,眼前的男人的確很帥,甚至身上也隱約透露出獨特的貴族氣質和野性魅力,但就代表她一定要諂媚嗎?

她江露露是何許人?

怎么說也是江海一枝花,那追求者可是都能夠組成一個加強排了!

更何況還有一個有錢的老爸!

光是想要當她的小白臉的帥哥,都不知道有多少!從來都是男人向她示好,然后被她甩臉子,可從沒有反過來這么一說。

于是,平常就喜歡甩小性子的江露露,此刻更是直接。

“不要吧,這才第一次見面,人家也會害羞的啦?”

說完,她還得意的看了一眼蕭飛,甚至在期待對方失落的表情,畢竟,這可是和她交朋友的好機會??!

按理來說,只要是個男人一般應該都不會放過!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体彩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