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2 10:37:08

“好啦!寶貝們快去洗手手,要開飯啦!”

忙活了一陣子之后,韓彩霞端著飯菜來到了飯廳,而珍珍和佳佳則是很聽話的跑到了衛生間去洗手。

佳佳拉著蕭飛一起進去了不說,竟然還當起了衛生小指導,站在旁邊緊緊盯著蕭飛的洗手動作看他是否規范。

“錯啦爸爸,搓完手腕之后要十指交叉再反復搓洗一下!”佳佳雙手叉腰,一臉嚴肅的道。

“哦。”

蕭飛這時乖巧的像一個小學生,按照佳佳的指導,終于完成了一套標準的洗手流程。

韓彩霞瞅了一眼捂著嘴笑了笑,然后擺好了飯菜,大家開始吃飯。

吃飯的過程很安靜,本身蕭飛就是個不愛說話的人,再者他也發現自己好像找不到什么共同語言。

倒是韓彩霞說個不停,原因就是因為女兒們太鬧騰了,扒拉兩口飯就開始做起了自己的小動作。

韓彩霞費力的將站在椅子上面的珍珍拉下來,擦干凈了椅子之后假裝很生氣的看著她道:

“珍珍,為什么不好好吃飯,是不是不聽話了?還有啊,你剛剛的動作很危險知道嗎?”

女兒聞言一臉的委屈,她那清澈的眼眸看了眼韓彩霞,又看了眼一旁的蕭飛。

“因為……因為今天下午爸爸就是這么做的啊,他不僅追上了面包車,還爬上了車頂救下了一個小朋友,爸爸他是大英雄!”

“對!爸爸是大英雄!”

這樣的回答得到了佳佳的高度贊同。

韓彩霞聞言嘆了口氣,她花費了好大的工夫,才跟女兒們講清楚以后不允許再模仿爸爸,并且喂她們吃完了飯,讓她們早早回房間休息了。

從兩個女兒的房間里輕手輕腳的出來,韓彩霞看了一旁沉默不語的蕭飛一眼,道:

“你啊,以后能不能別在你女兒面前又是打人又是追車的,小孩子好奇什么都會去學的!”

蕭飛聽了這話,心里一震,感觸至深,只因韓彩霞說了句你的女兒。

“好……我以后會注意的,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心中暗喜,但不愿在人前表露的蕭飛匆匆告別了韓彩霞。

“這人真是的,該不會是因為我說他兩句就生氣了吧?而且,樓上還有空房間??!”

站在窗邊的韓彩霞,看著外面漸漸遠去的蕭飛背影嘟囔了幾句,擼起袖子收拾起了桌上的碗筷。

蕭飛此時心情大好,在他聽到韓彩霞那句你的女兒的時候,他就知道韓彩霞和女兒們正在慢慢的接受自己。

可他剛離開寶來別墅區沒多遠,準備往自己金萊別墅區的房子里走去時,忽然發現了遠處的路燈下幾個鬼鬼祟祟的人影。

其中一個尖嘴猴腮的猥瑣之徒,怎么有點眼熟?

定睛一看,蕭飛發現此人正是被自己收拾過的岳京!

不知道這幾個家伙來這里干什么?

難道他們的目標還是韓彩霞嗎?

一向機敏的蕭飛趕緊躲在了旁邊的一個裝飾用的景觀草叢旁邊,這草叢足有一人多高,而且被修剪的寬大厚實,蕭飛一蹲下去從外面什么都看不見了。

“京哥,你說的那個娘兒們有那么好看嗎?值得你把咱們幾個都叫來!”

五六個鬼鬼祟祟的人影慢慢靠近,蕭飛都已經聽到了他們的對話,其中那個被稱為京哥的男人,一只胳膊打著石膏,正是之前被蕭飛教訓過一回的岳京。

“媽的!這是漂不漂亮的事情嗎?大爺我什么時候受過這種氣?藥準備好了沒有,今晚我就要讓這娘們知道什么叫做男人的雄風!”

岳京惡狠狠的說完,摸了摸自己打著厚厚石膏的胳膊,心里的火氣就躥了上來。

“還有她的那個姘頭,我要讓你小子體驗什么是痛苦!”

想他身為岳家的大少爺,雖說在這江海市不是什么豪門,但也屬于江海市商界的二流家族。

從小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岳京這一生所經歷的,永遠都是只有他打人,沒有人打他。

所以在那天被蕭飛打斷了胳膊之后,岳京便懷恨在心,甚至與蕭飛不共戴天。

雖然不知道那個蕭飛當時用了什么方法,躲避了抓捕,但岳京覺得那只是個意外罷了。

“放心吧老大,這迷香可是我的珍藏貨,只要這么輕輕一吹,就連一頭大象都能被迷倒,更別說一個小小的韓彩霞了。”

跟隨岳京的小弟從懷里摸出一根細長的吹管遞給岳京,臉上滿是獻媚的笑容。

“不錯!”

岳京瞇著眼,滿意的點點頭。

這吹管可是在無數迷途美女身上試驗過的,絕對有效!

“我就不信那小子能天天蹲在你家門口守著你!韓彩霞,我要讓你知道什么叫做瘋狂輸出!哈哈哈!”

岳京大笑一聲,帶著自己的幾個小弟就往韓彩霞的家走去。

蕭飛聽到這里內心怒火中燒,他沒想到自己教訓過那個岳京一次之后,這人竟然絲毫沒有悔改,還敢再來。

并且這次居然還帶著媚藥這種下三濫的東西,看來必須要再給他一些令他印象深刻的教訓了。

“大晚上的不睡覺,是要找死嗎?”

從旁邊隱藏著的蕭飛突然出現在岳京眾人的面前,嚇了他們一跳。

“???是你?”岳京瞪大了雙眼,咽了口唾沫。

上一次,蕭飛打斷他胳膊的情景還歷歷在目,在他眼中,蕭飛就是一尊煞神!

“說吧,你想怎么個死法?”蕭飛淡淡的道。

“老大!老大你怎么了老大?這小子是不是上次打你的那個家伙?”一名狗腿子問道。

岳京此時勉強站立在原地,雙腿止不住的微微顫抖。

“是……是他!”

細心的小弟已經發現,岳京的白色的西裝褲已經出現了一道黃色的水漬,并且空氣中已經彌漫出了一股難聞的尿騷味。

“不慌老大,咱們人多,這小子再厲害又能怎樣!”

見自己的老大居然見面就被這個陌生的小子給嚇得尿褲子了,旁邊跟來的小弟非但沒有害怕,反而覺得這是自己一個難得的表現機會。

于是他抽出掛在自己腰間的西瓜刀,竟然直接沖蕭飛沖了過去。

蕭飛連正眼都沒有看這個小弟一眼,直接抬腿,一腳勢大力沉的踢在了手持西瓜刀的小弟的胳膊上。

“喀嚓!”

岳京心頭一跳,他又聽到了那熟悉的骨頭斷裂的聲音。

聽著那個小弟的慘叫,剩余的小弟有點慌亂,大吼了一聲給自己強行壯壯膽。

“快……快一起上!人多他就沒辦法了!”

第012章 夜間偶遇

“好啦!寶貝們快去洗手手,要開飯啦!”

忙活了一陣子之后,韓彩霞端著飯菜來到了飯廳,而珍珍和佳佳則是很聽話的跑到了衛生間去洗手。

佳佳拉著蕭飛一起進去了不說,竟然還當起了衛生小指導,站在旁邊緊緊盯著蕭飛的洗手動作看他是否規范。

“錯啦爸爸,搓完手腕之后要十指交叉再反復搓洗一下!”佳佳雙手叉腰,一臉嚴肅的道。

“哦。”

蕭飛這時乖巧的像一個小學生,按照佳佳的指導,終于完成了一套標準的洗手流程。

韓彩霞瞅了一眼捂著嘴笑了笑,然后擺好了飯菜,大家開始吃飯。

吃飯的過程很安靜,本身蕭飛就是個不愛說話的人,再者他也發現自己好像找不到什么共同語言。

倒是韓彩霞說個不停,原因就是因為女兒們太鬧騰了,扒拉兩口飯就開始做起了自己的小動作。

韓彩霞費力的將站在椅子上面的珍珍拉下來,擦干凈了椅子之后假裝很生氣的看著她道:

“珍珍,為什么不好好吃飯,是不是不聽話了?還有啊,你剛剛的動作很危險知道嗎?”

女兒聞言一臉的委屈,她那清澈的眼眸看了眼韓彩霞,又看了眼一旁的蕭飛。

“因為……因為今天下午爸爸就是這么做的啊,他不僅追上了面包車,還爬上了車頂救下了一個小朋友,爸爸他是大英雄!”

“對!爸爸是大英雄!”

這樣的回答得到了佳佳的高度贊同。

韓彩霞聞言嘆了口氣,她花費了好大的工夫,才跟女兒們講清楚以后不允許再模仿爸爸,并且喂她們吃完了飯,讓她們早早回房間休息了。

從兩個女兒的房間里輕手輕腳的出來,韓彩霞看了一旁沉默不語的蕭飛一眼,道:

“你啊,以后能不能別在你女兒面前又是打人又是追車的,小孩子好奇什么都會去學的!”

蕭飛聽了這話,心里一震,感觸至深,只因韓彩霞說了句你的女兒。

“好……我以后會注意的,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心中暗喜,但不愿在人前表露的蕭飛匆匆告別了韓彩霞。

“這人真是的,該不會是因為我說他兩句就生氣了吧?而且,樓上還有空房間??!”

站在窗邊的韓彩霞,看著外面漸漸遠去的蕭飛背影嘟囔了幾句,擼起袖子收拾起了桌上的碗筷。

蕭飛此時心情大好,在他聽到韓彩霞那句你的女兒的時候,他就知道韓彩霞和女兒們正在慢慢的接受自己。

可他剛離開寶來別墅區沒多遠,準備往自己金萊別墅區的房子里走去時,忽然發現了遠處的路燈下幾個鬼鬼祟祟的人影。

其中一個尖嘴猴腮的猥瑣之徒,怎么有點眼熟?

定睛一看,蕭飛發現此人正是被自己收拾過的岳京!

不知道這幾個家伙來這里干什么?

難道他們的目標還是韓彩霞嗎?

一向機敏的蕭飛趕緊躲在了旁邊的一個裝飾用的景觀草叢旁邊,這草叢足有一人多高,而且被修剪的寬大厚實,蕭飛一蹲下去從外面什么都看不見了。

“京哥,你說的那個娘兒們有那么好看嗎?值得你把咱們幾個都叫來!”

五六個鬼鬼祟祟的人影慢慢靠近,蕭飛都已經聽到了他們的對話,其中那個被稱為京哥的男人,一只胳膊打著石膏,正是之前被蕭飛教訓過一回的岳京。

“媽的!這是漂不漂亮的事情嗎?大爺我什么時候受過這種氣?藥準備好了沒有,今晚我就要讓這娘們知道什么叫做男人的雄風!”

岳京惡狠狠的說完,摸了摸自己打著厚厚石膏的胳膊,心里的火氣就躥了上來。

“還有她的那個姘頭,我要讓你小子體驗什么是痛苦!”

想他身為岳家的大少爺,雖說在這江海市不是什么豪門,但也屬于江海市商界的二流家族。

從小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岳京這一生所經歷的,永遠都是只有他打人,沒有人打他。

所以在那天被蕭飛打斷了胳膊之后,岳京便懷恨在心,甚至與蕭飛不共戴天。

雖然不知道那個蕭飛當時用了什么方法,躲避了抓捕,但岳京覺得那只是個意外罷了。

“放心吧老大,這迷香可是我的珍藏貨,只要這么輕輕一吹,就連一頭大象都能被迷倒,更別說一個小小的韓彩霞了。”

跟隨岳京的小弟從懷里摸出一根細長的吹管遞給岳京,臉上滿是獻媚的笑容。

“不錯!”

岳京瞇著眼,滿意的點點頭。

這吹管可是在無數迷途美女身上試驗過的,絕對有效!

“我就不信那小子能天天蹲在你家門口守著你!韓彩霞,我要讓你知道什么叫做瘋狂輸出!哈哈哈!”

岳京大笑一聲,帶著自己的幾個小弟就往韓彩霞的家走去。

蕭飛聽到這里內心怒火中燒,他沒想到自己教訓過那個岳京一次之后,這人竟然絲毫沒有悔改,還敢再來。

并且這次居然還帶著媚藥這種下三濫的東西,看來必須要再給他一些令他印象深刻的教訓了。

“大晚上的不睡覺,是要找死嗎?”

從旁邊隱藏著的蕭飛突然出現在岳京眾人的面前,嚇了他們一跳。

“???是你?”岳京瞪大了雙眼,咽了口唾沫。

上一次,蕭飛打斷他胳膊的情景還歷歷在目,在他眼中,蕭飛就是一尊煞神!

“說吧,你想怎么個死法?”蕭飛淡淡的道。

“老大!老大你怎么了老大?這小子是不是上次打你的那個家伙?”一名狗腿子問道。

岳京此時勉強站立在原地,雙腿止不住的微微顫抖。

“是……是他!”

細心的小弟已經發現,岳京的白色的西裝褲已經出現了一道黃色的水漬,并且空氣中已經彌漫出了一股難聞的尿騷味。

“不慌老大,咱們人多,這小子再厲害又能怎樣!”

見自己的老大居然見面就被這個陌生的小子給嚇得尿褲子了,旁邊跟來的小弟非但沒有害怕,反而覺得這是自己一個難得的表現機會。

于是他抽出掛在自己腰間的西瓜刀,竟然直接沖蕭飛沖了過去。

蕭飛連正眼都沒有看這個小弟一眼,直接抬腿,一腳勢大力沉的踢在了手持西瓜刀的小弟的胳膊上。

“喀嚓!”

岳京心頭一跳,他又聽到了那熟悉的骨頭斷裂的聲音。

聽著那個小弟的慘叫,剩余的小弟有點慌亂,大吼了一聲給自己強行壯壯膽。

“快……快一起上!人多他就沒辦法了!”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体彩大乐透走势图